让学生学会支配自己的时间,究竟有多重要?


2019-09-27 清艳教育

一个学生的时间,

到底该被谁支配呢?

是老师?

是家长?

还是,

学生自己?


这个问题的答案,或许能从特级教师吴非关于“课堂”的思考笔记《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》中得到一些答案。

让学生学会自主支配时间


课间和学生聊天,问学生:每天做完作业后做些什么?有学生说,做教辅,妈妈买来的;有学生说,晚上做完作业已经十点半了;有的说,看半小时电视烂片消遣;也有的说,在学校抽空就把作业干掉了,一晚上看小说……


学生和我熟,知道我一向对所谓“苦读”不以为然,便能实话实说。有学生说,晚上累了,但还想做点事,结果往往什么事也做不成;有的说,“我晚上发呆半小时以上”。


我说这是常态,老师也会这样。“晚上累了”,就应当休息,为什么非得“想做点事”呢?“发呆”,也是一种休息方式,你仔细观察,不做事在“发呆”的人多着呢,或许是思想正在飞翔。


人的精力有限,累了,睡觉或是慵懒一些,有利恢复,凭什么非得“振作精神”?悬梁刺股的,智商一般不太高。学生时间有限,这个年龄该做点梦,学校、家庭逼狠了,他可能会走极端,寻求释放,在其他地方出问题。


“自习”非常重要,学校每天下午如能安排一节自习,作为“缓冲”时间,让学生自由支配,能解决不少问题。


奇怪的是,很多学校没有自习课,有些学校课表上有“自习”,但学校规定,自习课也要老师到场,或由教师“轮值”。既然到场了,一些教师就见不得学生看闲书或是闭目养神,总要找些题目让他们做,“省得他们发愣不知道干什么”,于是自习无“自”,徒有其名。


更不可思议的,是不少家长支持这种做法,认为“学校负责”。热衷集中营式管理的学校能找到的理由,叫做“帮助学生管理好生命的每一分钟”。


学习,不是生命的全部。


教会学生合理安排时间


学生带着渴望到学校,寻找有智慧的人,向他们学习方法,而不是把自己交给工厂加工,或是让学校驯养自己。


教育者不能通过条条框框把学生固定在某个空间,让他亦步亦趋;把上课之外的全部时间交给学校统治,那样的学生永远不可能成为主动的学习者,因为长期“被喂养”,即便饥饿,也不会“觅食”。


我从教后逐渐发现这一点:


凡是知道如何安排个人时间的学生,比那些天赋高而不懂“课外”的,往往更有优势。


如果他能有三天时间,他会用来做一件私下琢磨了很久的事,或是去了解某一方面的知识(他有这方面的需求);


如果有一天空余时间,他会想,可不可以借此机会到某个地方走一趟,看看那里有些什么;


如果有三个小时空闲,他会想有可能去访问某个人,海阔天空的交谈总会有许多愉快;


如果只有一个小时,他会想到,完全来得及把这个书架上的书翻一翻,或是和某个人讨论一下上次没说完的话题;


如果,如果只有20分钟,他想到可以整理一下书包,或者关注一下某个同学的一个建议……


总之,他有事做,知道如何选择和安排,这些时间,可以学习,也可以休息,可以与他人交流,也可以独处。


学生时代,就能自主安排个人时间,也就能在未来选择前路,寻找快乐和幸福。


END

来源:网络,侵删,文案:朱老师  校对:崔老师





阅读 13